农地也有“身份证”——电子鱼鳞图确认权属关系 - 鱼鳞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成都日报》专访鱼鳞图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联合创始人罗旭斌博士


职业新名片

姓名:罗旭斌
职业:电子鱼鳞图绘制者

从业感悟:我们所做的事,不仅需要懂计算机,还需要懂测绘和地理信息,更需要对农村农业和土地有深入的理解。我们是搞IT里面最懂测绘和地理信息的,在两者都懂的人里面最懂农业农村。

为成都喝彩:成都的创新创业氛围非常好,创新创业者数量庞大。成都人在享受生活的同时,一天到晚都在“动脑子”。另一方面,成都出台的很多创新创业政策在全国范围内都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职业新故事

轻点鼠标,一片一片似鱼鳞样排列的彩色模块便出现在屏幕上,随着这些“鱼鳞”慢慢放大,每户村民的宅基地、农田的轮廓便清晰地显现出来,每个地块上还标注了户主的名字、面积、经营期限等多类“身份”信息——这是日前在四川鱼鳞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鱼鳞图公司”)的办公区内见到的电子鱼鳞图。这也是自称为“电子鱼鳞图绘制者”的鱼鳞图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联合创始人罗旭斌博士和他的团队为农村不动产打造的“身份证”系统。

融合创新 打造农村土地身份标识系统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首先就要让每块土地都有一张‘身份证’。”罗旭斌介绍道,鱼鳞图公司借古代鱼鳞图“以图管地”思想,利用计算机GIS技术,为农村土地制作“身份证”。让每一块土地都有一个专属的“身份证号”,并在数据库内与之关联了精确的土地空间坐标信息和权利人信息。农民只要拿到电子鱼鳞图一看,就对自己土地的面积、位置等信息一目了然。与传统的文字、表格等表达方式相比,电子鱼鳞图更为直观、便捷,形成一个权属清晰的产权关系。

“农村土地确权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农村土地不仅地形复杂,而且涉及农民的根本利益,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最开始的农村土地确权大多依靠传统的现场实测,测量成本非常高。”罗旭斌告诉记者,借助最新的卫星遥感和航飞摄影技术,鱼鳞图公司率先提出了基于数字化影像的调查确权方法,并针对工作过程和数据管理,开发了一系列软件工具,大大提高了效率,降低了工作成本。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最忙的时候连续工作了7天7夜。最终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任务。”罗旭斌笑着回忆道,一位团队成员在做第一张电子鱼鳞图时,迅速消瘦,“好像就再也没有胖回来过,大家都说是因为工作太辛苦。”

2008年4月,鱼鳞图公司在成都注册成立。从一开始,团队便定下了“发现土地价值,助力智慧城乡”的愿景,专注于土地信息化和农业农村这个细分市场。“我们所做的事,不仅需要懂计算机,还需要懂测绘和地理信息,更需要对农业农村和土地有深入的理解。”罗旭斌告诉记者,经常会有人调侃他们说,“搞IT里面最懂测绘和地理信息的,在两者都懂的人里面最懂农业农村。”

公司成立后,罗旭斌便投入到鱼鳞图农村土地解决方案和系统的迭代完善中,过去的10年里一共升级了10个版本,管理系统不断完善,工作效率也不断提高。“我们做过一项统计,采用鱼鳞图智慧数据采集管理系统开展外业数据调查工作,每天的平均产量为455亩,这较传统方法提高了82%的效率。”

创业机遇 完成中国第一张电子鱼鳞图

“发现这个创业机遇纯属偶然。”罗旭斌说,他和鱼鳞图公司的另外一位创始人李剑波是电子科技大学读研时的同学。2008年,都江堰市柳街镇鹤鸣村在成都率先启动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在那之前,罗旭斌是美国莱特州立大学计算机专业的一名博士生,而李剑波是西南交通大学的一名教师,两人刚刚经历了一场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失败,正在寻找新的出路。

当时,一个朋友让李剑波帮忙做一套可以实现农村土地数字化管理的信息系统。计算机专业出身的罗旭斌和地理信息专业出身的李剑波,对这样的事情,简直是驾轻就熟,他们组建的5人小团队用了不足半年时间,就完成了中国第一张电子鱼鳞图——鹤鸣村土地登记系统的绘制工作,图册与古代鱼鳞图神似。但李剑波和罗旭斌都没有想到,这会成为他们创业历程的转折点。

“当时,我们吃住都在鹤鸣村,把该村的2415.51亩土地、633家农户的土地和房产信息全部录入系统。到最后,大家都成了鹤鸣村的‘荣誉村民’。”罗旭斌说,这次经历让团队发现了农村土地确权登记中蕴藏的巨大市场机遇。几个伙伴下决心,让自己的特长在与乡土的结合中开花结果。

如今,这家在成都成长起来的新经济企业已经将业务布局到了全国。2010年,西安高陵县选择鱼鳞图公司作为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技术服务单位,鱼鳞图公司在四川积累的经验开始走向全国。2013年1月,当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发布,提出要全面开展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用5年时间基本完成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

鱼鳞图公司的爆发式增长从此拉开了序幕,各种利好接踵而来。2013年,鱼鳞图获得了第一轮融资,融资额达数千万元。2014年6月,鱼鳞图公司改制重组形成四川鱼鳞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10月正式提交“新三板”挂牌申请。经过10年的发展,鱼鳞图公司已经成长为农村土地信息化领域的领军企业,并且积累了全国数量最多的农村土地确权数据,这为鱼鳞图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布局未来 用区块链技术改造传统农业

“绝大部分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随着农村土地确权工作的逐步完成,我国农业农村正在经历着一场巨大的变革。”罗旭斌分析表示,这是因为土地作为基本的生产资料确权完成以后,农村蕴藏着的巨大活力将被释放出来。这对于农村来讲,可以说是“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对于未来,罗旭斌兴奋地讲道,“接下来的20到30年,将是我国农业农村变革升级的时代。而且这个产业升级是在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的背景下进行的,将更有竞争力、更具个性化。这里面机会巨大!”因此,在继续此前的土地信息管理业务的同时,罗旭斌和团队又有了新的规划,即以数据为核心,利用区块链等新技术,打通农业生产、流通、营销、服务等各个环节,促进农村三大产业融合发展,加快中国农业农村向现代化转变。

“传统农业具有交易数据碎片化、交易节点多样化、交易网络复杂化的特点,我们很难判断农产品包装的真实性,很难追溯农产品的来源。这是因为传统技术的溯源认证采用中心式记账模式,溯源过程容易受人为因素控制。”罗旭斌分析表示,利用区块链技术的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的特点来解决溯源难题,不仅企业隐私可以得到很好的保护,而且对于生产商、物流商、消费者来说,信息又都是透明的。

“在理论上,区块链技术能完成对单一批食品各阶段上链信息的全程溯源,覆盖种植、加工、包装、运输、仓储、分销和配送等阶段。这些阶段首尾相连形成一个完整而严谨的供应链闭环。”罗旭斌进一步分析道,平台对每个阶段所产生的交易行为进行数字签名,确保交易信息的真实性、运用可追溯性和基于时间戳的不可篡改性。

诚然,作为一门新兴技术,区块链技术在农业农村领域的应用还有其需要进一步完善的地方。罗旭斌举例分析道,“区块链上的信息是无法篡改的,但又如何保证信息的录入是准确的呢?这都需要在区块链机制上进行创新。”在他看来,这项新技术未来在农业农村领域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值得进行持续性投入。

(来源:成都日报)